無罪辯護成功案例

                      2020-10-12 577

                      無罪辯護成功案例

                      【案情簡介】 被告人z某與d某2010年11月6日因相鄰小吃生意上糾紛,d某夫妻二人辱罵z某并將其毆打,z某氣氛不過,回到自己的麻辣燙攤位上拿起鍋碗勺瓶等向d某夫妻方向亂扔,均被在場拉架的d某兩朋友擋下。經z某報警后警察隨后趕到現場將三人帶到派出所。做完筆錄后三人均到醫院進行了檢查。三人均有不同程度受傷, z某右手中指末節指骨基底部骨裂、閉合性腦顱損傷、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d某的病歷記載有:左耳混合性耳聾,右耳神經性感應聾。 半年后經公安機關鑒定,d某聽力下降達40分貝,構成輕傷。 D某陳述其雙耳耳聾是z某用醬油瓶砸中其左耳導致。

                      【本律師一審辯護意見】

                      辯 護 詞

                      審判長、審判員:

                      受被告人z某的委托和安徽xx律師事務所的指派,我擔任z某的辯護人出現今天的法庭審理,庭審前我仔細的閱讀分析了本案的卷宗材料并查閱了椎動脈型頸椎病的相關醫學知識。辯護人認為,公訴人指控被告人z某構成故意傷害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理由如下:

                      本案中要認定被告人 z某構成故意傷害罪須證明兩個事實的存在。一是z某用醬油瓶砸中d某的左耳部;二是d某的輕傷是被告人z某砸中d某的左耳所導致。缺一不可。從本案的證據看,公訴人為了證明z某用醬油瓶砸中d某的左耳部,主要證據是證人證言;公訴人為了證明d某的輕傷是被告人z某砸中其左耳所導,提供的主要證據有: 1、2010d某學習駕駛的體檢表,證明d某在2010年前聽力正常;2、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的“證明”,證明d某聽力減退與以前的腦萎縮等疾病無關,也就是想證明d某耳聾不是腦萎縮等疾病導致。3、xx市二院的病歷,證明d某在打架后到醫院被診斷耳聾。辯護人認為,如果單從證據形式上看,似乎能證明被告人z某致受害人d某輕傷,但是,如果仔細分析以上證據,明顯能夠發現不能證明公訴人的觀點。

                      一、 關于本案的證人證言。

                      1、本案證人證言明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受害人妻子徐x和證人劉xx、徐xx三人,證明“被告人z某拿醬油瓶砸中d某”;另一部分是陳xx、姚xx、袁xx三人,證明“被告人z某拿醬油瓶沒有砸中d某”。從這兩部分證人證言的內容來看,陳xx等三人的證詞較客觀真實。一、受害人妻子徐x等三人證言中均只是陳述被告人z某是如何打受害人d某夫妻倆,閉口不談d某夫妻二人毆打z某的事實,主觀上明顯偏袒受害人d某,證明內容帶有明顯的主觀性。 陳xx等三人證詞均客觀陳述了雙方相互廝打過程,令人信服,而且證人袁xx的筆錄是事發當時做的(其他證人筆錄是半年后制作),主觀上沒有受當事人影響;證人陳xx一再承諾,其證言真實,愿意對自己的證言負法律責任。二、證人徐xx在公安機關的一再追問下,終于在2011年8月19日的《詢問筆錄》中承認:“擊中的瞬間我并沒有看見,只看到d某捂頭蹲地下,臉上有醬油,估計是砸在頭上,但當時沒看清楚,因為臉上有很多醬油”。顯然,徐xx證詞不能證明“被告人z某拿醬油瓶砸中d某”。由此看出,陳xx等三人證言的證明力較高。

                      2、徐x、劉xx證言與醫院檢查張樹華的傷情狀況不相符。徐x說砸在左臉處,劉xx說砸在耳上方太陽穴,但是d某當時入院時,醫院檢查這兩處均沒有被砸傷的血腫痕跡,從d某的現場左臉照片上看也沒有擊打傷痕。這兩個證人還說當時d某被砸蹲倒了,d某在庭審中說瓶子砸中其頭部瓶子被砸碎了。如此大的力度,d某的臉上不可能沒有血腫。而醫院的檢查結果是“入院檢查全身多處軟組織觸痛,面部多發皮膚擦傷”,沒有檢查出d某左耳被砸傷的痕跡,只是在撕扯過程中造成的皮夫擦傷。

                      綜上,從本案的證人證言看,徐x、劉xx證明被告人z某用醬油瓶砸中d某左耳的事實不能認定。

                      二、公訴人提供d某2010年10月27日學駕照“體檢表”用以證明d某在學駕照時即雙方打架之前,d某的聽力是正常的。如果對該證據仔細閱讀分析并結合本案其他證據,明顯看出該“體檢表”不能證明本案打架前d某的聽力是正常的。該“體檢表”是為了學駕照所作出的,現實中只要沒有明顯缺陷,交了體檢費,體檢基本上都是合格的。本案卷宗中第131頁xx公安分局“情況說明”中記載:“車管所人員稱此類體檢報告情況無實際意義,所檢人員均為合格,沒有相關細目標準?!?nbsp;所以該“體檢表”不能必然就說明d某聽力當時就是合格的。

                      三、關于2011年10月12日xx公安分局的“情況說明”。該局辦案人員咨詢的是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腦神經科醫生,咨詢的內容是受害人腦萎縮等疾病與現在的聽力下降是否存在關聯,該科醫生回答說不能確定。正確的咨詢應當向骨科或風濕免疫科醫生咨詢,咨詢內容應當是椎動脈型頸椎病等疾病與現在的聽力下降是否存在關聯,因為在醫學理論和臨床中,椎動脈型頸椎病能導致患者頭暈、耳鳴、耳聾。所以,腦神經科醫生這個回答內容,不能確定d某的耳聾與椎動脈型頸椎病無關。2009年11月27日d某因為“頭暈不適,有明顯視物旋轉感、耳鳴,明顯并出現惡心嘔吐?!钡劝Y狀到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住院,被查出患有“頸椎?。ㄗ祫用}型)、腦萎縮,血脂異?!?。 從被害人d某在醫院“主訴”內容看(卷宗P102頁“病歷首頁”),其癥狀完全符合椎動脈型頸椎病癥狀。2010年11月6日d某住院的主訴癥狀仍然與椎動脈型頸椎病癥狀相同,即頭暈、耳鳴等。結合d某兩次住院的病歷記載內容看,不能排除d某2010年11月6日住院的聽力減退是其頸椎病所致。

                      四、2010年11月6日—16日xx市二院病歷不能證明d某耳聾是被醬油瓶砸中造成。該院的《入院記錄》記載:受害人入院時耳外觀正常、無耳漏、無耳后淤血,聽力正常,左耳耳鳴。 《出院記錄》記載:“入院檢全身多處軟組織觸痛,面部多發皮膚擦傷”。說明當時受害人入院時頭面部沒有鈍器砸傷的痕跡。結合病歷中的《長期醫囑單》記載的用藥治療情況看:住院11天,只有入院的2010年11月6日和7日、11日三天吊水用藥進行營養耳神經、抗感染,11日以后一直到16日出院無任何治療記錄。由此看出:d某打架的傷勢不重,如果被瓶子砸成耳聾的話,肯定不是這樣簡單治療。

                      五、本案的《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鑒定受害人d某構成輕傷,這個結果不能認定是被告人z某所為。

                      1、本案《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鑒定受害人d某構成輕傷是根據《人體輕傷標準(試行)》第十一條(四)款規定作出的。該條規定:“耳損傷造成一耳聽力減退達四十一分貝,兩耳聽力達三十分貝”構成輕傷。也就是說本案的“鑒定意見”是根據d某雙耳聽力減退達40dB,作出構成輕傷結論的。如果是一耳損傷構成輕傷,那么須聽力減退達41dB才構成。本案中d某一耳聾只達40dB,顯然不構成輕傷。

                      2、本案中,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被告人用鈍器擊中d某的右耳,那么,d某的右耳耳聾是怎么造成,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鑒定人在法庭中解釋說:擊打頭顱的一側可以造成雙耳耳聾。這個頭顱應當指的是離兩耳均不遠的頭上方。本案中受害人說被砸中的是左耳部,這個位置是否能導致雙耳耳聾,多大力度才能導致耳聾,沒有證據證明。所以本案的《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不能作為認定被告人z某致d某輕傷的證據。

                      3、在本案的審查起訴階段,被告人已向公訴人申請對本案的輕傷鑒定書申請重新鑒定,沒有被采納。在審判階段被告人又申請對受害人的耳聾做致聾原因司法鑒定(閉庭后被告人將再一次提出申請)。本案中鑒定受害人構成輕傷的依據就是其雙耳耳聾達40分貝,可是,受害人在2011年8月19日的“詢問筆錄”中說他被砸后1個多月就外出開車(開的是大客車),說明耳聾情況好轉。在2012年3月2日的“詢問筆錄”中又說他的助聽器有時可以不帶了,說明其耳聾已基本恢復到正常狀況,否則不戴助聽器肯定會影響開車,汽車站也不會讓其繼續開車。從醫院病歷可以看出,受害人入院時,醫院只是給予其簡單的三次吊水營養耳神經和抗感染,后來受害人再沒有對耳聾進行治療,現在怎么就自然基本恢復了呢?如果確實是被瓶子砸成耳聾是否可以“基本恢復”?如果受害人的耳聾基本康復,那么,本案的《輕傷鑒定意見》該怎么認定處理?從受害人耳聾恢復狀況來看,如果現在對受害人的聽力作重新鑒定,鑒定結果很有可能不構成輕傷。所以,認定被告人致受害人輕傷的證據不足。

                      綜上所述,請人民法院本著事實求是的態度,對本案作出正確的判決。判決被告人無罪。

                      【一、二審法院判決】

                      一審判決認為:1、d某左面部有醬油,現場有醬油瓶碎片,與d某住院診斷病情一致,證據間相互印證。辯護人提出的,z某用醬油瓶沒有砸到d某的意見與事實不符,不予采納。2、鑒定人出庭證實:d某之前的檢查聽力是正常的,腦干聽覺誘發定位是客觀指標,證實d某事發后有聽力下降,排除了疾病性導致的聽力下降,認定為外力導致,且顱腦一側受力,通過震蕩,也可影響到另一側。2009年d某因腦萎縮、椎動脈型頸椎病住院治療,腦萎縮、椎動脈型頸椎病不會造成耳聾。故對辯護人提出的,d某聽力下降原因不能排除2009年11月27日住院的椎動脈型頸椎病所致的辯護觀點,不予采納。對辯護人申請對d某傷情作重新鑒定和致聾原因的因果關系鑒定,不予采納。一法院據此判決z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賠償被申請人6200元人民幣。 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申請再審】

                      再 審 申 請 書

                      申請人(一審被告人、二審上訴人):z某,女,1971年8月20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個體,現住xx市xx區。

                      被申請人(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d某,男,x年x月x日出生,漢族,小學文化,xx市汽車駕駛員。

                      一審公訴人xx市xx區人民檢察院

                      再審請求:

                      請求xx市中級人民法院撤銷xx區人民法院(2012)x刑初字第00126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和撤銷xx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x刑終字第00263號《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改判宣告申請人無罪。

                      【案情簡介】 2010年11月6日因鄰里糾紛,被申請人夫妻二人合謀毆打申請人,造成申請人右手中指末節指骨基底部骨裂、閉合性腦顱損傷、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半年后xx市公安局根據署名為被申請人d某的一份《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報告單”,鑒定被申請人d某構成輕傷。 被申請人陳述其雙耳耳聾是申請人用醬油瓶砸中其左耳導致。 一、二審法院據此判決申請人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賠償被申請人6200元人民幣。申請人現被關押在安徽省女子監獄服刑。

                      被申請人是一個強壯男子,而申請人是一個矮小多病的弱女子(1.5米,90斤)。案發時所有圍觀者都眼見申請人一直被 被申請人夫妻二人毆打。申請人是在被打得暈頭轉向情況下拿東西甩砸被申請人,而且還有劉xx和徐xx二人在為被申請人拉偏架,甩出的東西均被此二人用手擋下,沒有砸到任何人。被申請人打架后到醫院檢查,無頭部外傷,經CT片檢查頭顱也無損傷。一、二審法院對此重要事實均沒有予以審查和認定。造成申請人被打反而坐牢的冤假錯案。再審理由如下:

                      【事實與理由】

                      一、根據2010年11月6日xx市第二人民醫院入院檢查記錄單、CT報告單以及被申請人現場照片證實:被申請人頭部耳部沒有被砸傷痕跡,CT片顯示顱腦也沒有損傷。法院認定申請人用醬油瓶砸中被申請人左耳造成雙耳耳聾,無客觀事實依據。

                      二、本案中無任何證據證明左耳外傷與右耳聽力下降之間存在關聯性。

                      滁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的住院記錄表明:被申請人d某被診斷為:左耳混合性耳聾、右耳神經感應性耳聾。然而,本案中無任何證據證明被申請人右耳受到傷害,即使病歷中有“閉合性顱腦損傷”的記錄,也不能說明是因此造成雙耳耳聾,因為參與打架的三人病歷中均有“閉合性顱腦損傷”的記錄,何況,CT片顯示被申請人顱腦并沒有損傷。

                      三、2009年11月27日被申請人在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病歷證實:被申請人因“頭暈、耳鳴、視物旋轉感”入住該院,被診斷為:1、椎動脈型頸椎??;2、腦萎縮;3、血脂異常。臨床醫學證實,椎動脈型頸椎病可以導致耳聾、耳鳴。

                      四、2012年3月2日,被申請人在公安局“詢問筆錄”中自述:其“耳聾現在已好轉,助聽器有時可以不帶了”。臨床醫學證實:只有病理性耳聾才有可能因病情好轉,致耳聾也有好轉;但外力致耳聾在六個月恢復期后,基本是不可能好轉的。

                      五、申請人將本案被申請人兩份醫院病歷、xx市公安局出具的《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以及卷宗中其它有關材料,提供給安徽xx司法鑒定所進行專家咨詢,該所出具《關于對xx市公安局對d某傷情鑒定的咨詢意見書》,明確xx市公安局依據xx市第二人民醫院病歷記載d某的損傷情況,鑒定該損傷致雙耳聽力下降的依據存疑。 該《咨詢意見書》是二審判決后取得的新證據。

                      六、本案中,xx市公安局鑒定d某雙耳耳聾為輕傷的依據是《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報告單,該報告單上除d某姓名、性別之外,其他信息欄基本空白,在年齡欄甚至標為“0”,而且檢查時也沒有相關偵查人員的陪同,不能確定報告單上的d某就是本案受害人。另外,該報告單上顯示的檢查單位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出具《情況說明》聲明:該項檢查“不能作為診斷鑒定依據”。該《情況說明》是二審后取得的新證據。足以證明本案據以定罪的xx市公安局《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結論無事實依據,是不真實的,人民法院不能采信。

                      七、從本案的證人證言看,一審判決斷章取義的從證人證言中選取能夠定罪的詞語,沒有客觀審查證人證言,更沒有結合本案其他證據對證人證言的內容進行正確判斷。

                      一方面,被申請人妻子及另外兩位證人劉xx、徐xx從頭到尾單方面控訴申請人如何撕打被申請人夫婦,卻對被申請人夫婦毆打申請人的事實閉口不提。其中偏薄之處,一眼即知。

                      被申請人妻子是利害關系,同時又是案件當事人。此外,證人徐xx在半年后公安機關的一再審問下據實承認沒有看清楚是否砸中。其證言前后不符,不能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

                      另一方面,證人陳xx、姚xx、袁xx三人客觀陳述了當時雙方廝打情景,而且其中一證人袁大成的筆錄是在案發當日所做的,主觀上沒有受雙方當事人影響,而且其陳述內容與其他證人證言基本吻合。其他兩位證人明確肯定申請人拿醬油瓶沒有砸到被申請人。

                      綜合看出,對申請人有利的證人證言具有客觀真實性,可信度高,應當采信。

                      八、 被申請人學駕照時的“基本信息”不能證明其在打架之前的聽力達40分貝以上。首先,根據我國駕駛證體檢標準及方法,合格為:兩耳分別距音叉50厘米能辨別聲源方向的即為合格。沒有具體聽力檢測分貝值要求。所以,不能以“基本信息”中的聽力合格就認定被申請人傷前聽力為40分貝以上。其次,xx公安分局的《情況說明》證實:車管所人員稱此類體檢表無實際意義,所檢人員均為合格,而且也沒有相關細目標準。

                      綜上所述,由于一、二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導致使申請人含冤受屈,被冤入獄,不僅經濟蒙受巨大損失、家庭遭受巨大災難,而且申請人身心也遭到巨大摧殘(喉嚨開刀回來第二日即被扣押送往宿州監區,喉嚨在監獄里一直發炎水腫,沒有有效的治療藥物。手腳四個月來一直烏紫紅腫,生活已難以自理),人身自由被無辜剝奪。為了維護法律的公平正義,歸還無辜良民的清白之身,請再審法院宣判申請人無罪。

                      【律師再審辯護意見】

                      辯 護 詞

                      審判長、審判員:

                      受再審申請人z某的委托和安徽xx律師事務所的指派,我作為z某的再審辯護人出席今天的法庭審理,現根據本案事實依法發表如下辯護意見:

                      辯護人認為,認定z某構成故意傷害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依法應當改判其無罪。理由如下。

                      一、 本案證據不能證明z某拿物品(醬油瓶)砸中d某左耳部。

                      1、從證人證言看,不能認定z某拿醬油瓶砸中d某左耳部

                      一方面,對被害人有利的三名證人徐x、劉xx、徐xx,這三人從頭到尾單方面控訴申請人如何撕打被申請人夫婦,卻對被申請人夫婦毆打申請人的事實閉口不提。其主觀偏向性一看便知,不能客觀反映出雙方廝打的過程。并且徐x是被申請人妻子是利害關系,同時又是參與打架的案件當事人。證人徐xx后來在公安機關的一再追問下據實承認當時沒有看清楚是否砸中。

                      另一方面,對被告人z某有利的證人陳xx、姚xx、袁xx,這三人客觀陳述了當時雙方廝打情景,其中袁xx的筆錄是在案發當時制作的,主觀上沒有受雙方當事人影響,而且其陳述內容與其他證人證言以及醫院對d某檢查的傷情相吻合。其他兩位證人也都明確肯定申請人拿醬油瓶沒有砸到被申請人。

                      綜合看出,對再審申請人有利的證人證言具有客觀真實性,可信度高,應當采信。應當注意,本案中,證人證言須結合損害結果進行認定。

                      2、從d某打架后入住的滁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病歷看,其中的《神經外科顱腦損傷入院記錄》(公安卷宗第112、113頁)、《出院記錄》(公安卷宗第111頁)、《CT診斷報告書》(公安卷宗第115頁)以及張樹華現場照片(公安卷宗第133頁)等證據記載的內容證實:d某打架后入院檢查的傷情是:“全身多處軟組織觸痛,面部多發皮膚擦傷?!?nbsp;如果當時d某被醬油瓶砸傷,那么,被砸部位應當有痕跡,例如:包塊、皮膚烏紫或者頭皮血腫等癥狀。從d某入院檢查和現場照片看,d某左面部只是皮膚擦傷。另外,d某CT片影像學診斷:“頭腦平掃未見明顯外傷性改變?!?nbsp;這充分證實,d某頭部當時沒有受到鈍器(醬油瓶)打擊。雖然d某《出院記錄》中有“閉合性顱腦損失”記錄,但是,當時參與打架的三人病歷中均有“閉合性顱腦損傷”的記錄。顯然不能以此認定d某頭部受到醬油瓶擊打。

                      3、2009年11月27日,d某曾經以“頭暈不適、耳鳴”等癥狀入住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經該院診斷,d某患有:椎動脈型頸椎病、腦萎縮、血脂異常。世界臨床醫學證實:椎動脈型頸椎病可以導致患者頭暈、耳鳴、耳聾。而且現有醫學也無法根治此病。2010年11月6日d某的入院主訴也有“頭暈、耳鳴”等癥狀,是否與椎動脈型頸椎病有關,本案中沒有證據予以排除。另外,椎動脈型頸椎病還有一個臨床癥狀就是“猝倒”,即患者在某一體位頭頸轉動時,突感頭昏,頭痛,患者立即抱頭,雙下肢似失控狀發軟無力,隨即跌坐到地上。本案證人有陳述,d某在當時有突然抱頭蹬倒在地上癥狀。更加令人懷疑d某的耳聾與其椎動脈型頸椎病有關。鑒定人違背醫學常識,說椎動脈型頸椎病不可能造成耳聾的意見不能采信。

                      4、被申請人學駕照時的“基本信息”不能證明其在打架之前的聽力達40分貝以上。首先,根據我國駕駛證體檢標準規定,合格為:兩耳分別距音叉50厘米能辨別聲源方向的即為合格。沒有具體聽力檢測分貝值要求。所以,不能以“基本信息”中的聽力合格就認定被申請人傷前聽力為40分貝以上。其次,本案證據中xx公安分局的《情況說明》證實:車管所人員稱此類體檢表無實際意義,所檢人員均為合格,而且也沒有相關細目標準。

                      綜上四條理由,本案證據不能證明z某拿醬油瓶砸中d某左耳部或者頭部,當然也不能證明d某耳聾是外力所致。

                      二、本案無證據證明d某右耳耳聾與本次傷害有關聯。

                      D某當時在入住xx市第二人民醫院主訴(見卷宗第112頁《神經外科顱腦損傷入院記錄》):“傷后即感頭痛頭暈以及左耳鳴叫,聽力下降”,他當時沒有感覺右耳鳴叫,可是,醫院診斷結論為“左耳混合性聾,右耳感音神經性聾”。然而,病歷中沒有任何右耳損傷的記錄,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右耳聽力下降與此次外傷有內在聯系。鑒定人解釋說,顱腦損傷可以導致雙耳耳聾,但是,本案中d某的顱腦檢查并沒有損失。根據我國《人體輕傷鑒定標準》第11條規定,一耳聽力下降須達41分貝才構成輕傷。如果沒有證據證明右耳聽力下降與此次外傷有內在聯系的話,即使有充分證據證明d某外傷使左耳聽力下降達40分貝,也不能構成輕傷。

                      由此看出,認定z某拿醬油瓶將d某砸成雙耳耳聾,沒有證據證明。

                      三、本案xx市公安局的《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不具有真實性和合法性。

                      1、鑒定結論依據的是d某《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而該《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并非是在偵查人員陪同下做的,該《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中記載的“d某”是否是本案的被害人,不能確定。

                      2、用以鑒定的《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是偵查人員事后(數月后)從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腦病科調取,該腦病科不是患者病案的保存場所,也不是對外出具材料的確認部門,從該處調取的材料的真實性不能確定。另外,已調取的該《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上沒有檢查時間記載,是否是本案受傷后檢查不能確定;其中d某的基本信息也不全,是否是本案d某本人的檢查,也不能確定。

                      3、本案的《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上沒有提供人的簽名,也沒有被調取單位加蓋單位印章確認。根據《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公安部令第95號)第五十三條規定:“公安機關向有關單位調取的書面證據材料,須由提供人簽名,并加蓋單位印章;” 顯然該《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的取得,違反以上法定程序。根據《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五十四條規定:“收集物證、書證違反法定程序,可能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的,應當予以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不能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的,對該證據應當予以排除?!?/p>

                      4、被調取書證的xx市中西結合醫院出具《情況說明》,聲明:本案偵查人員從該單位調取的d某《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無診斷說明及簽名,不能作為診斷簽定的依據。

                      從以上事實看出,本案的輕傷害鑒定不僅程序違法同時也沒有鑒定依據,所以,該鑒定結論不具有真實性和合法性,不能作為認定z某構成犯罪的依據。

                      三、鑒定人xx的證言不具有真實性,不能采信。

                      1、、杜xx的出庭身份不明。如果是作為《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的鑒定人出庭,那么,他只能就d某是否構成輕傷害的有關情況接受質詢。但是,杜xx在法庭上的證言主要是關于d某雙耳至聾原因的意見。根據《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二百三十四條:“ 鑒定的范圍,包括刑事技術鑒定、人身傷害的醫學鑒定、精神病的醫學鑒定、扣押物品的價格鑒定、文物鑒定、珍稀動植物及其制品鑒定、違禁品和危險品鑒定、電子數據鑒定等?!倍舩x不具有鑒定d某耳聾致聾原因鑒定的資質。

                      2、杜xx在法庭上的意見沒有任何依據,甚至違背醫學常識。本案鑒定人接收的材料是:一份出院的記錄、一份《BAEP 腦干聽覺誘發電位》報告單和一份d某駕駛證的基本信息表。鑒定人杜xx不可能根據以上三份材料能判斷出導致d某雙耳耳聾的原因。而且杜xx說椎動脈型頸椎病不可能導致耳聾耳鳴,這與世界醫學上多年的臨床科學相違背。由此能夠判斷,鑒定人法庭證言和其作出的《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均是錯誤的。

                      3、鑒定人認可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作出的腦干聽覺誘發電位檢查儀器不能作出符合常規檢查。所以,不能以本案的《BAEP 腦干聽覺誘發電位》報告單作為鑒定依據。

                      由于申請人對本案申請再審,xx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一、二審的全部證據材料進行認真審查后作出再審決定認為:認定z某構成犯罪的證據不充分。在二審判決后申請人取得安徽xx司法鑒定所出具的《關于對xx市公安局對d某傷情鑒定的咨詢意見書》,明確xx市公安局依據xx市第二人民醫院病歷記載d某的損傷情況,鑒定該損傷致雙耳聽力下降的依據存疑。再審決定后,申請人又取得xx市中西結合醫院出具《情況說明》,聲明:本案偵查人員從該單位調取的d某《BAEP腦干聽覺誘發電位》無診斷說明及簽名,不能作為診斷鑒定的依據。徹底否定了本案用于定罪的xx市公安局《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真實性。

                      綜上所述,辯護人認為,本案認定z某構成故意傷害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依法應當判決z某無罪。

                      辯護人:孫某 

                      2013年11月15日

                      【再審判決】

                      再審法院認為:再審中原審上訴人的辯護人向本院提供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出具的腦干聽覺誘發電位檢查報告不能作為鑒定依據的情況說明;公訴機關提供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出具的該院腦干聽覺誘發電位檢查只可以從40-分貝開始檢查,40分貝以下無法檢查的情況說明。Xx市公安局司法鑒定中心鑒定時使用的腦干聽覺誘發電位檢查報告中雖有人工手寫的診斷結論,但無醫師的簽名,與z某辯護人提供的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出具的情況說明相印證,該腦干聽覺誘發電位檢查報告不具備作為鑒定材料的形式要件;根據公訴機關提供xx市中西醫結合醫院作出的腦干聽覺誘發電位檢查儀器不能作出符合常規檢查證明材料,及鑒定人出庭證言,佐證了作為鑒定材料的腦干聽覺誘發電位檢查報告不客觀的事實。原判對原審上訴人z某定罪證據未達到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因此,對原審上訴人及辯護人認為鑒定書不具有真實合法性,不能作為本案認定事實依據的意見予以采納。故作出以下判決:撤銷xx區人民法院(2012)x刑初字第00126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和撤銷xx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x刑終字第00263號《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改判宣告z某無罪。

                      本律師辯護意見被法院采納,被告人無罪釋放。法院賠償被告人9萬余元。


                      很黄很污床震激烈摸下面,未发育学生的女A片在线观看,好紧好湿好黄的视频免费,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
                      我们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日本| 女人喷液抽搐高潮视频| 自慰流水喷白浆免费看| 夜夜春宵翁熄性放纵30| 自慰流水喷白浆免费看| 自偷自拍亚洲综合精品| 国产亚洲人成网站在线观看| 香蕉久久久久久AV综合网成人|